设置

关灯

11.大功不知

????山间,黑夜,无月,土坡在高处,只不过层层叠叠的远山更高。

????风从黑暗中吹过来,夏季繁盛的草叶打在脸上、身体上。草籽有芒,有些扎人,晒了一天太阳的红土还有温度,身下石子稍有些硌人。

????刻有四面血槽的锥状刺匕被拔出来了,挂刃的血液迅速滑落,很快滴干净了最后一滴血。

????韩青禹现在趴在坡顶的草丛里,在那两具尸体旁边。

????顾刚才的那一瞬间,当心底里那个念头冒出来下定决心和行动开始之间,几乎没有任何间隔,甚至没有衔接。

????他不敢让自己有空间去思考和犹豫,怕一犹豫,就会失去勇气。

????所以,就那一瞬间,想到,即行动。韩青禹借插入地面的匕首发力,纵身俯跃的同时,拔匕,横刀

????结果已经在眼前了。

????而事实,只要他先前的扑杀迟滞哪怕多半秒钟,对方身上源能装置完成启动现在倒在地上的人,就应该是他。

????有一件事不可否认,劳简之前在车上闲聊说的那番话,在这整个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这或是劳简自己,怎么也想不到的

????故事里说者无心,听者杀人。

????然后还有就是,源能的力量。

????一滴、两滴,韩青禹手上握着一块蓝晶源能块,温暖如泉的源能从掌心流淌进身体,第三滴,第四滴

????没了,又空了。好少。

????“还有,不应该这样啊,这要是以后去了部队,也这样拿到手就全给吸收了,怎么办?”

????想罢,他转身打开剩下那个人的金属匣子。

????第三块,最后一块了,刚他已经搜过身,尸体身上并没有备用的源能块。

????韩青禹屏息凝神,专注感知,并开始尝试控制

????一滴停,停住了。

????韩青禹能清晰感觉到,蓝晶内还有一滴源能正在涌向他,但是刻意控制,而且控制住了,这让他有些欣喜。

????然后,他还尝试了一下,看能不能把源能再送蓝晶内,不过没能成功。

????短暂的思考过后,韩青禹果断舍掉了这最后一滴源能。

????把蓝晶装两具尸体的金属匣子,没动其余任何东西,他从土坡上下来,把刀和匕首还给死去的战士,把之前打开的匣子关上。

????做完这些后,韩青禹又找了一条山溪,把自己手上和身上清理干净,然后,他才跑到远处的另一座小山上。

????找了个新坑,继续趴着。

????一切又都在黑暗中归了平静,直到这会儿,韩青禹才终于清晰地意识到一件事:我杀人了。

????嗯,要习惯。

????“因为要活下去。”然后他开始安静仔细地感受身体内的源能。

????从韩青禹决定爬上土坡看一眼开始算,到此,时间大概只过去了不到二十分钟。

????又十几分钟后。

????韩青禹终于听见远处,人群从谷口经过的声音。不过他没有作声。

????“韩小子,人呢?你在哪,出来了。”

????劳简活着来了,沿着谷地一路这么喊了好几遍,韩青禹才从谷地最末端的一座小山坡上钻出来。

????“走了。”他说。

????韩青禹跳下来,问:“赢了吧?”

????“嗯,764来了大半个队。”

????劳简点头,说完沉默地走在前面他刚经历的一战,不论惨烈程度和死伤人数,都是他十年战斗生涯里罕见的。

????韩青禹见状,也就没再说话,沉默跟着。

????他没有跟劳简说刚才发生的事情,因为三重考虑:

????一,他现在还没想好怎么解释,自己为什么能杀死那两个人;二,他“吃”掉了两块蓝晶源能块;三,万一中的万一,他把敌我判断错了

????下山的路上,劳简突然吐了一口血,抬手抹了,扭头轻松对韩青禹微笑了一下,说:“小事。”

????然后,他又吐了第二口第三口

????一地的血。

????劳简双手用力撑了一下膝盖,有些摇晃地站起来,摆手说:“我没事。”

????韩青禹:“”

????“我是队长嘛,三队人在场的情况,不能给752丢脸,”劳简接着解释了一句。

????说完挺直身板,向山下走去。

????一直到两人到吉普车旁边,劳简手握着车门把手,沉默了几秒钟,才转头看着韩青禹,有些尴尬说:“我可能没办法送你去了我,好像得先去一趟医疗点。”

????韩青禹看了看他面色苍白的脸,“嗯。”

????“你自己没问题吗?”

????“没问题,我是山里孩子。”

????“嗯,那你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????“好。”

????韩青禹从车后摘自行车的时候,劳简的通讯器接到一次通话。

????对面人告诉他一个情况:储备站附近发现有“洗刷派”活动的痕迹,请大家去的路上小心。

????于是,

????“等一下。”

????韩青禹准备骑车先走的时候,劳简在身后喊了一句,然后追到路面上。

????“要不,你跟我一起先去趟医疗点吧,反正你也马上加入我们了我处理恢复一下,就送你去。”他似乎犹豫了一下才说。

????韩青禹摇了摇头,“我爸妈会等我吃晚饭,这么晚了,他们肯定很着急。”

????劳简神情有些尴尬。

????“明天开始,我可能就会有很长一段时间,不能再家吃晚饭了。”韩青禹又说了一句。

????劳简偏过头,沉默了一会儿,才重新转来。

????“好,那你这样,就管自己骑车,一路上都不要停,也不要瞎喊。”他说着顿了顿,从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块肩章,递给韩青禹,“要是有穿着跟我那晚一模一样衣服、装备的人拦住你,你可以给他们看这个。”

????劳简的肩章上,嵌着一颗银色的星,韩青禹接了,点头,“嗯。”

????“现在,你再仔细看看我的装备”劳简把已经解除的装置捧在手里,交代韩青禹说:“只要来人的装备样式跟我稍有一点不同,你被发现后都千万不要表露任何东西就装傻,装你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,明白吗?”

????韩青禹再次点头,仔细观察了一会儿,收目光,看了看劳简。

????劳简:“好了?”

????韩青禹:“好了。”

????“那”

????“那些是什么人啊?”韩青禹终于还是没忍住,问了一句。

????从劳简的话里,他可以推理:确实存在另外一拨人,他们也有源能装置,但是,是敌人土坡上那俩,大概就是。

????这让韩青禹心里轻松了很多,不过对于那件事,他依然选择先不说。

????劳简犹豫一下,语气有些低沉,答说:“是一部分觉得人类丑恶,应该被毁灭的人当然,也许只有他们的高层,是真的这么想至于下面的人,大多不过是盲从发泄罢了。”

????“哦。”韩青禹一时间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劳简说的那种人存在,所以没有多话。

????“应该没事的你就当你自己是普通人。”劳简最后交代,他想明白了,其实现在他和韩青禹同行,反而可能带来的更大的危险。

????韩青禹:“好。”

????盘山路上,两人分头走。

????就在劳简和韩青禹各自行进在路上的时候。

????蔚蓝联军,700区域隐蔽储备站。

????刚经历过一场血战的战士们依然没来得及做任何清理,甚至来不及处理死去战友的尸体。

????初步的调查刚刚完成,分派出去的队员正在报信息。

????“小武他,死了尸体在谷地边上发现。”

????“嗯。小武今天负责留守,外围巡防,是吧?”

????“对。然后,杀死小武的那两个洗刷派的人,也死了,死在相距很近的一个土坡坡顶。”

????“哦?是同归于尽吗?”

????“不是,从战场痕迹看,他们是在杀死小武之后,又被别人杀死的,死于背身偷袭。”

????“别人,谁?”

????“不知道,但肯定不是我们的人我先说另一件事吧,这个可能更关键我们在那两名洗刷派的人身边发现了一件东西”,说话的人取出一件东西,放在桌上,“这个,应该是一个引爆器。”

????“那就没错了,我们刚发现了高爆雷阵,在我们后来来的路上。”另一组人开口。

????会议室内陷入集体沉默。

????直到据说原本是军旅作家的副站长打破沉默,缓慢说了一句:“原来,我们都是劫后余生。”

????依然没有人出声,但是在场每个人,都在想象那个场景他们刚以最虚弱的状态,走过一个高爆雷阵,只不过在埋伏等待按下引爆器的人,被杀了。

????事情揭开的逻辑其实很明显:

????两艘梭形飞行器同时降落,储备站驻守小队出击,临近区域来援;不知从哪得到消息的洗刷派人员暗中伺机,准备在他们苦战后,解除装备来的路上,用高爆雷阵杀死所有人,然后夺取储备站。

????他们成功布置了遥控高爆雷阵,杀死了巡防的战士,埋伏在土坡上等待然后,被人杀了。

????隔一会儿,储备站的站长,站了起来:

????“换一个说法,就是有人刚凭一己之力,救了包括我们在内的63名蔚蓝联军战士,以及700区域隐蔽储备站,这里所有的源能、物资储备,还有全部22名非战斗工作人员。”